本週頭條
社論
台灣看台灣
2019台灣扣關WHA
台灣要聞
讀者投書
白鴒鷥
攝影小常識
台美人
「七崁客」專文
鳳凰花
阿土臭彈
「話仙」專欄
「第一欄」專刊
在北美生活的第一次經驗
山百合
世界筆記
生活與健康
杏壇漫談
時事論壇
特別報導
醫藥與生活專欄
工商經濟
理財專欄
美東社區
美西社區
美南社區
東南社區
中西部社區
台灣(及其他)
加拿大地區
北加社區
南加社區
2020 Cal Citizens Initiatives


新聞搜尋


訂閱報紙 / 與我們聯繫



IFIC TIMES NEWS

TACL 2009-2010
Journalism Internship
Application Form



第一欄
“請把我先祖的紀念碑拆下”

賴慧娜


(Lucian K Truscott, 網站)


今年七月六日紐約時報記者、評論家特拉史卡特Lucian K Truscott發表一篇文章,引起國際注意,題目是:「我是湯瑪士傑佛森的直系子孫,請拿下他的紀念碑I’m a Direct Descendant of Thomas Jefferson . Take Down His Memorial.」

特拉史卡特是誰?身為美國第三仼總統、美國獨立宣言起草人的六世後代,特拉史卡特在六月全美燃起Black Lives Matter除像風潮中,站出來,拿自己的祖先開刀,推波助瀾,不明就裡的人,也許會認為他譁眾取寵,沽名釣譽。 

要了解特拉史卡特何以敢言出驚人,以至連英國國家廣播電台隔天就越洋採訪他,我們得先認識他個人以及他與他六世先祖的關係。

特拉史卡特,今年七十二歲,他出自軍人世家,祖父是第一世界大戰時的美國將軍,父親是上校退役。他出生於日本,畢業於美國軍事學院,在校時,勇於挑戰成規,在服役中他寫文章揭發軍中弊病,如軍人使用毒品,軍事法庭內幕等,他遭受到警告及威脅,而提前退役,以後從事新聞報導與寫作,出版了六本暢銷書,以軍旅生涯為背景,懸疑曲折,「Dress Gray」被拍成電視影集,「Heart of War 」以一百萬美元賣出電影版權。

特拉史卡特是湯瑪士傑佛森家族莊園蒙帝塞羅協會Monticello Association的成員,了解莊園歷史。

位於維吉尼亞州的蒙帝塞羅莊園佔地五千英畝,是湯瑪士傑佛森二十六歲時繼承自他父親的祖業。他的父親是地主,種植煙草及其他作物致富。奴隸是維持耕地的主要動力,湯瑪士傑佛森家族本來就擁有五百多奴隸,結婚時妻子瑪莎又帶過來一百三十幾個奴隸,是嫁妝的一部分。他具有多方面的興趣與天賦,尤其是建築與農業,繼承祖產後就一直在大興土木整建,為後世子孫精心建構永世家業,以期代代生於斯葬於斯。富麗堂皇的莊園溶合歐洲與新大陸建築美學與技術,無怪乎被後人列為世界文化遺產,也榮登美金五分錢硬幣留傳。他的家業就靠著六百多名奴隸血汗舖陳。

湯瑪斯傑佛森晚年為莊園負債累累,(估計約十萬美金,合今之二千萬),不得不出售其珍貴藏書給美國國會,為美國國會圖書館肇基。可是遺留到他女兒小瑪莎手上時就維持不下了,他死後兩年,1828年,女兒把莊園和一百多名奴隸放到拍賣市場,每次的奴隸買賣都會拆散家庭,是血淚的生離死別。雖然莊園幾年來被割地零售,只剩500多英畝,還是很不容易脫手,後來一名藥材商James Barclays 以七千美元於1831年買下,他對湯瑪士傑佛森的偉業及豪宅沒有興趣,目的是要開拓養蠶農場,他除掉原來的奇花異草改種桑樹,到1834年又把整個莊園以$2500賣給一位海軍准將Uriah Phillips Levy,他是美國第一位猶太人海軍將領。內戰期間,南軍佔領莊園用來做傷兵療養院,戰後姪子,27歲的Jefferson Monroe Levy經過繁複的手續以$10,050(今之$239,000)取回所有權,伯姪兩人崇敬湯瑪士傑佛森,前後挹注可觀的維修費,恢復舊觀。Jefferson Monroe Levy曾任三屆紐約州國會議員,也是有名聲的地產開發商,在他手中莊園再現風采,但漸失傑佛森風格,引起社會人士關切一代偉人故居淪為私人產業,將改頭換面,歷史流失,倡議政府接管古蹟之聲四起。

一直到1923年湯瑪士傑佛森的後代成立了私人非營利機構﹝湯瑪士傑佛森基金會﹞,以五十萬美金從Jefferson Monroe Levy手上將莊園買過來,整修經營成一個集文化、教育、歷史於一的博物館,對外售票開放,每年訪客三、四十萬,並名列聯合國的世界文化遺產。

特拉史卡特從小就在莊園出入,訪問住在附近的姨婆、曾姨婆等長輩,他與兄弟在那裡奔馳戲耍,那裏有一片傑佛森家墓園,家族安息之地,他死後也會葬於此。觀光客來此瞻仰這宏偉的莊園、巨屋的精雕細琢,以及裡面陳列的湯瑪士傑佛森的豐功偉業。傑佛森的子孫也定時在此舉辦大團圓(reunion)。特拉史卡特卻看到莊園另一角落,簡陋的奴隸工寮失於維修。想像當時的奴隸過的是怎樣的生活,奴隸是主人的財產,沒有身體自主權,有些女奴隸生產了傑佛森家的孩子,可是因為是奴隸所生,被排除在傑佛森子孫行列之外。到底有多少這樣的遺珠,沒有人知道。

直到莎莉何敏斯Sally Hemings的名字不再是禁忌的年代。

湯瑪士傑佛森與妻子瑪莎鶼𪃸情深,瑪莎三十三歲時生產後去世,遺言囑丈夫勿再娶。傑佛森遵守承諾,至死身上佩戴妻子遺髮。瑪沙死後二年,四十四歲的傑佛森出使法國,帶兩個女兒小瑪莎及瑪利亞,同行的有女孩的婢女,就是十四歲的莎莉何敏斯。此後將近四十年莎莉隨侍傑佛森身邊。但是在傑佛森所有遺下的片紙隻字沒有提到莎莉的名字,頂多是「小瑪莎的婢女Martha’s maid」。

雖然傑佛森的政敵曾拿他與莎莉的關係來做文章,他一逕保持沈默。

莎莉是傑佛森妻子瑪莎的嫁妝,莎莉的母親是瑪莎父親的奴隸,他也是莎莉的生父,所以莎莉與瑪莎是半姊妹。

在蒙帝塞羅莊園裏,這樣的黑白混血是很平常的。

擁有奴隸在法國是非法的,沙莉在法國是自由人,傑佛遜任期將屆,沙莉不想回美國,傑佛森答應給她較好的生活環境,並且她所生的孩子都是自由人,終於説服她同行回美。

湯瑪士傑佛森與莎莉何敏斯之間近四十年的關係到底有沒有情感成分,還是純性侵而已,一直為後人猜測。如果完全沒有情感成分,兩人怎會提到以後她所生的孩子的安排?彷彿兩人有計畫一起再生小孩。

回來美國後莎莉先後又生五個小孩,都從母姓。莎莉一直保持低調,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可印證她與傑佛森的關係,有關她的事蹟都是來自她的兒子Madison口述的記載。她在法國時也學習法文,絕不是不識字不會書寫的奴隸。是否為傑佛森的緣故而守口如瓶,不留人話柄?可見莎莉懂得為自己與未來的孩子爭取較好的生活條件,識大體,是個有見識的女性。

傑佛森自己與瑪莎所生的六個小孩,只有兩個女兒存活成年,只有大女兒小瑪莎活比他長,即使是這樣,他並沒有認養自己的其他骨肉, 只因為是奴隸所生。一般奴隸主人在過世時會釋放一些奴隸,但湯瑪士傑佛森到死沒有釋放過奴隸,包刮莎莉。

傑佛森的後人一直努力要否認莎莉的地位,及她子女的血緣,並編織莎莉與他人的性關係,以維護湯瑪士傑佛森的聲譽。直到1997年,DNA測驗結果證實莎莉的後代與湯瑪士傑佛森的後代有相同血緣。

2000年特拉史卡特邀請所有莎莉的後代參加傑佛森家族大團圓。

2018年蒙帝塞羅正式為莎莉開闢展覽室。考古學家在莊園的訪客洗手間地下挖出疑為莎莉臥房的空間,就在湯瑪士傑佛森的臥室旁邊。以後路續還原那時代的奴隸生活形態。耗資三千五百萬美金。

這樣的轉變,使蒙帝塞羅從一個歌功頌德的殿堂成為歷史的見證,是明智之舉。

特拉史卡特建議用一名勇敢投奔自由,又協助其他奴隸投奔自由,內戰時與北軍並肩作戰的女黑奴Harriet Tubman的雕像取代湯瑪斯傑佛森。

特拉史卡特説:「這是為什麼我們不需要傑佛森紀念碑,在蒙帝塞羅,人們認識傑佛森的歷史,一位總統、美國獨立宣言的作者,也是一個奴隸主人,他有道德瑕疵,是一個不完美的人。用一位真正為更好的美國努力過的女黑奴Harriet Tubman來取代他的雕像,不是抹滅歷史,反而是述說真正的美國歷史。」

最有效的轉型正義是由自我反省開始,湯瑪斯傑佛森地下有知,應以有特拉史卡特這樣的子孫為榮,他能發鏗鏘之言,因為他不必攀附祖蔭以求榮達。(圖 TJ Foundation)


      
       蒙帝塞羅莊園                              園内傑佛森的銅像



報紙版














本週頭條 | 訂閱報紙 | 資源分享 | 報紙版 | 與我們聯繫 Copyright © 2009 Pacific Times. All Rights Reserved.  RSS Icon
Welcome to Pacific Times